最初記憶

Sorry for the non-Chinese readers.

發生在中國汶川一所普通的寄宿學校裡,講述著同一個班級里三個年輕人的故事。

愛的定義是什麼?
忽略的親情?珍貴的友誼?亦或是短暫的愛情?

故事純屬虛構。

【國語原版】

      2007年秋天

開學第一天正午,

走向校門口的校道兩旁,是兩排參差的柳樹,隨風搖曳著。雖然是考上了這所聞名全汶川縣的高校,但環顧學校四周時,發現的盡是些陳舊的建築和設備。來到學校門口,迫不及待地從父母手上接過書包和行李的亞人,匆忙地向那一路上喋喋不休的媽媽和旁邊點著煙頭的父親告別。

“終於可以離開他們自己生活了”,十三歲的亞人心裡這樣想著。

烈陽下的操場站滿了來自各省各市的新生們。他們擦著臉上的汗水,時不時還煽動著身上嶄新的校服來散熱。站在操場五星紅旗下那個拿著麥克風的正是這所初中的校長,他一本正經地從學校陳年的歷史、到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三好學生”,一直講到學校嚴禁男女生交往過密等等的各種校規。空氣中瀰漫著新生們煩躁的抱怨,不時還夾雜著老舊擴音器發出的“嗡嗡”聲。

“呵啊~~~~~~~~唔”

站在操場上第一排的亞人打了一個超大聲的哈欠,但很快就被其他聲音掩蓋了。他那雙大眼睛瞇成了兩道窄小的弧線。亞人瞄了眼國旗下那臃腫的校長,又低頭看了一​​下手錶,然後不屑地向著這個比剛剛道別的媽媽還要囉嗦的校長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

亞人清晰地看見汗水從校長額頭流到他那肥碩的臉頰,然後慢慢地從那富有層次感的脖子裡一滴滴擠出來,最後掉落在紅旗下的干地上。亞人低頭盯著地上由汗水構成的各種不規則形狀發呆。地上的汗跡被風一吹就乾透了,但很快又被新的汗水重新印上。混雜在喧鬧聲中的,是陣陣撲鼻而來的汗臭和悶熱的空氣。

每個人都在壓抑著內心的焦躁。

“呵啊~~唔”,亞人不耐煩地撓了撓頭。

墨言

     聽完新生的注意事項後已經到了下午時分。站了半天的新生們的肚子都“咕咕”響著,他們以一種風馳電掣的速度從操場迅速轉移到朝往飯堂的路上。

茫茫分散在幾百個新生中的兩位——亞人和墨言,被大家擁擠在飯堂的樓道上寸步難行。就在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往前走時,亞人突然感覺到自己心愛的球鞋被人重重地踩了一下後腳跟。亞人轉頭憤懣地向身後的“兇手”甩了一個碩大的白眼。各種心中的咒罵隨時要從他那惡毒的嘴裡迸發出來。

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比一米七的亞人還高了一寸的健碩男生。他那黝黑的皮膚一看就知道是位體育健將,卻很不搭調地帶著一個斯文的金絲眼鏡。他頂著一頭蓬鬆的小捲毛,無辜地望著亞人:

“不好意思同學,不是有心的,sorry。” 黑人同學語調中帶著一種不屬於這個年紀的男生應有的磁性。

亞人望著身後這個奇特外表的男生強忍著笑意,又對他那大叔般的嗓音產生了深深的疑惑。但當亞人看到這個男生眼鏡後面那雙像幼貓般的瞳孔,幾乎放大到了卡通人物的樣式時,心中的怒氣霎時間便消去了。亞人把方才還掛在嘴邊的怨罵硬生生地咽了回去。他像找回失散多年的哥們一樣,將右手繞到這個男生的肩上說:

“算啦算啦,但是你踩了我的新鞋怎樣都要請我吃飯當作補償吧?嘻嘻。” 亞人最喜歡萌系的貓貓狗狗了。

說完這句亞人就嘻皮笑臉地拉著這個素不相識的“兇手”走向了飯堂。那個踩了亞人腳後跟的黑人同學,也就是故事的男主角墨言。他第一次見識到原來世界上有像亞人 樣這麼喜怒反常和自來熟的人,想了想反正自己也要吃晚飯,也就順了亞人的意。

他們兩個都不知道的是這一踩,便結識了兩年裡最好的朋友。

晚飯過後,兩人從飯堂邊走邊聊地來到了男生宿舍。當他們在宿舍大門口準備道別時,亞人從宿舍門口的名單中驚喜地發現原來自己和墨言是同一個班級同宿舍的同學。他興奮地抓著墨言的肩膀,大喊,

“哈哈太好了,我們是同班同學!以後多多指教了!”說完就脫掉了上衣開始在狹窄的樓道上狂奔起來。

聽到這消息的墨言臉立即黑了一半。他勉強地向暴走了的亞人笑著點了點頭,心卻想著怎麼開學第一天就認識了一個奇葩,還是同班!還要是一起住的!墨言想了想以後的日子不禁打了個冷顫。他僵硬地把頭抬起,望著掛在宿舍通告版上的名單,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楚喬

    傍晚時分,在宿舍整理好的兩位想早點看看自己的課室,便提前來到門口掛著“初一九班”,他們的課室。 【通常大陸的寄宿學校在晚飯過後​​都要回教室上晚自習】這時班上面只是零零散散地坐著幾丁人。亞人迅速地從後門溜進教室後面找了個講台看不到的位置坐了下來,純熟地從書包暗格里抽出了最新一期的漫畫雜誌,像抱著自己的孩子一樣細細欣賞著。

另一邊,墨言則是慢條斯理地從前門進了課室。步履蹣跚的他,托著那副滑稽的金絲眼鏡將整個課室都打量了一遍。但就當他的目光掃到一個低著頭寫字的女同學時,他的眼睛就再也沒有移動過。如果認真觀察的話,還能看到墨言的耳背上透出了一層淡淡的緋紅。

她並沒有很出眾的外貌,卻散逸著一種讓人說不清楚的氣場:穿著的嶄新校服上還能看到新衣服特有的疊痕、膚色呈現的是一種和墨言截然不同的白皙、斜邊的劉海和輕盈的馬尾、清秀的眉梢襯托著底下那雙明亮的眸子、挺直的鼻樑上帶著一副黑色細框眼鏡、緊閉的雙唇散發著一種認真的態度。筆尖在她握著的筆下迅速地跳動著,片刻又停頓下來。她默默注視著手上的筆記簿,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定睛望著這位女同學數秒後,墨言才回過神來。他慌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和頭髮,又平復了一下剛剛亂跳的小鹿,然後一本正經地走到她的書台旁,

“咳咳,hello。”墨言僵硬地吐出了這幾個字,

“hello,同學。”女生停下了手中的筆,抬起頭笑著回答。女生的笑容彷彿是看到了一個認識許久的熟人般溫和。

正當下一個話題應該是“你好我叫墨言,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或者是,“哦,我們是同班同學耶,以後多多指教。”之類的時候,這個墨言突然跑到亞人旁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那個女同學似乎也注意到墨言臉上故作正經的表情和他那通紅的雙耳,她還是大方地朝他坐下的方向笑著揮了揮手。

敏銳的亞人從他的余光中將這一幕收入眼簾。雖然坐下來後的墨言什麼也沒有說,但是鬼馬的亞人不點自通地明白了旁邊這個大男孩的心思,(呵呵)。但亞人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確,畢竟自己也還不太了解墨言。亞人假裝一直在看漫畫而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用調皮的語調問剛坐下來的的墨言,

“怎樣啊,想和我做同桌啊列?嘻嘻。”亞人翻動著手上的漫畫,

“我懶得認識新的同學而已,你別自戀了好嗎?”墨言望了眼向他揮手的女同學,耳朵又紅了一倍。

“好好好,我錯了,你不在桌上畫三八線就好,哈哈。”

“… …”

就在他們對話的時候,這位女生看到了坐在墨言旁邊那個抱著漫畫書的亞人。她看著亞人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和他渾身散發著的那種放蕩不羈的稚氣,笑了笑。轉頭便繼續在她的筆記簿上寫著。

直到晚自習開始之前,整個教室都是以一種安靜到讓人感到窒息的氣氛持續著。那由紙張和筆尖摩擦所發出的微弱“沙沙”聲充盈著整個空间。此時此刻,沒有人知道這三個剛剛碰面的年輕人內心在想些什麼。

這個女生,後來亞人幫墨言問了她的名字,叫楚喬。

【未完待續】

ps:作者不是墨言 🙂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